瓦解“伊斯兰国”资金链

  虽然“伊斯兰国”在军事上已遭严重挫败,但其自成体系的资金链并未从根本上得到瓦解。

  5月13日、14日,印度尼西亚第二大城市泗水市的3座教堂和市警察局先后遭受袭击,造成至少25人死亡、数十人受伤。印尼警方表示,上述连环由三个家庭发动,他们都隶属于本土极端组织“神权游击队”。而该组织宣誓效忠“伊斯兰国”。

  目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虽然丧失了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占领区,但在西亚、非洲、中亚、南亚、东南亚等地依然存有分支机构和影响力,而且“伊斯兰国”的军事受挫并未从根本上瓦解其自成体系的资金链。因此,要从根本上加速其灭亡,国际社会除了加强军事打击,还需加强在截断该组织融资渠道上的合作,做到“截其源、断其粮”。

  自2014年以来,“伊斯兰国”在其一度控制的位于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部分地区,通过非法石油和天然气交易、绑架人质、控制税收和收缴资产、贩卖毒品和文物、抢劫银行、非法销售电力,以及募集个人和组织捐赠等手段攫取了巨额财富,曾经一年的税收就超过3.6亿美元。

  据日内瓦安全政策中心的数据,“伊斯兰国”的占领区内曾有800万居民,其间的一切都要缴税,主要税种和税率如下:所得税10%,商业税10%~15%,销售税2%,所有银行取现5%,药品10%~35%。此外,“伊斯兰国”控制区的任何“服务”均收取20%的税,这些“服务”涉及零售业、农业、互联网、电力以及其他能源服务和手机网络等。同时,“伊斯兰国”还通过勒索、抢劫和实施犯罪等每月向居民强行征收数百万美元的“保护费”。例如,在校儿童必须支付月度费用:小学生22美元,稍长的孩子43美元,大学生65美元;在“伊斯兰国”控制区的公路上开车,还得向其守卫支付200~1000美元的买路钱。

  此外,“伊斯兰国”还长期从海外获得资金支持。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曾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曾谴责“伊斯兰国”得到了40个国家的资金支持;其次“伊斯兰国”借助新媒体大规模传播攻击性的复仇画面,影响具有极端思想的个人与组织,并从他们手中获得捐款。

  目前,“伊斯兰国”已形成了由资金来源(石油走私、绑架人质、外国援助等)、资金流向(、人员培训、媒体宣传等)、投射影响(扩散“恐怖效应”)组成的一个自成体系的资金循环链,进而在全球形成了造血式融资模式。

  首先,西方主要国家应公正公平处理中东热点问题,消除“伊斯兰国”赖以筹资的社会土壤。近期,美国政府退出伊核协议、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等一系列外交举措,进一步刺激了中东地区的“仇美”情绪,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帮助“伊斯兰国”在全球范围内筹资。

  其次,国际社会应尽快弄清楚并切断“伊斯兰国”借助民间汇款实现资金流转的新通道。由于在军事上节节败退,“伊斯兰国”正加紧转移其巨额资金,阿拉伯地区传统的汇款系统“哈瓦拉”成为其转移资金的方式之一。哈瓦拉基于姻亲或个人信赖关系,不需要银行转账和实际现金交接就可实现汇款。由于大量叙利亚和伊拉克难民逃往欧洲,这种汇款制度在更大范围蔓延开来,实现了资金的快速转移。要切断“伊斯兰国”的资金链,国际社会应加强对哈瓦拉的监控,并对“伊斯兰国”和极端分子利用该系统进行资金流转进行切实打击。

  第三,各国应联手建立全球网络反恐资金监管共享平台。当前,“伊斯兰国”募集资金的对象向个人化、草根化发展,并出现通过社交网络募集资金的现象。为此,国际社会既要对线下隐蔽的民间资金流转渠道进行监管,又要对草根层面的个人资金流动进行网络监管,实现共管并治。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TAG标签: 伊斯兰国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