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长非洲67日夜战疫情

  本报讯(华商晨报记者 王丽娜)当埃博拉病毒肆虐西非大陆、有这样一群人立即整装起程,飞向万里之外的非洲,她们直面死神,救死扶伤,用生命践行南丁格尔精神。

  在临行前,患有肺癌晚期的父亲握着女儿的手说:“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放心吧,爸这个老兵一定活着等你凯旋!”

  67天累计接诊患者112例,收治疑似埃博拉病毒患者65例,成功救治3例确诊患者后,沈阳军区总医院消化内科护士长邹德莉结束任务回国。2017年却突然查出患上乳腺癌三期,她说:“对我来说生命的长度是多少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宽度,是能收获多少。”

  今天是国际护士节,在如今的和平年代,也有这样的一批护士需要上战场。2014年,埃博拉病毒席卷西非大地,中国决定对利比里亚提供国际援助,并从沈阳军区总医院抽组51名军人护士。

  沈阳军区总医院消化内科护士长邹德莉得到这个消息时,曾经当过军人的父亲刚被查出患有癌症。去不去非洲,邹德莉有些犹豫,但是老爸跟她说的一句话让她特别感动。“他说自己当了一辈子军人都没有机会上战场,姑娘你有这个机会上战场,多骄傲啊。”邹德莉说,因为父亲的这句话,她坚定了去非洲援助的决心。临行前,父亲握着她的手说:“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放心吧,爸这个老兵一定活着等你凯旋!”

  而远赴非洲抗击埃博拉,可以说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因为这种疾病传染性极强,死亡率最高可达90%。与邹德莉同行的护士大多数都在临行前向亲人交待好了“后事”。

  由于没有合适的居住地,她们就在一个荒草丛生的废弃体育场里搭建了临时的宿舍。

  为了让大家吃上一顿肉菜,他们把从国内带来的火腿肠剁了,然后和榨菜一起做馅,包成榨菜火腿肠馅包子。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吃这样的包子,生活条件虽说艰苦,但这些跟埃博拉病毒的可怕相比,都不值一提。”邹德莉说,她在非洲每天都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晚上回想白天的每一次抢救,每一次操作,是否有被感染的可能。

  让她印象最深的一位患者送来抢救的时候体温40多度,大口的呕吐,不仅有呕吐物还有鲜血,当时她和同事们在病房里奋战两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大汗淋漓。

  因为穿上防护服后,内环境已经达到50多度,整个任务期下来他们大约抢救了100多个类似的病人。

  “我们每一个人基本上都瘦了十多斤,大部分人也都黑了。”邹德莉说,在利比里亚的67个日夜,护士们累计接诊患者112例,收治疑似埃博拉病毒患者65例,成功救治3例确诊患者,治愈率达60%,并实现了自身无一人感染。

  回国后,邹德莉得到了鲜花和掌声,也见到了病中的父亲。但父亲去世后,邹德莉有点上火,一次洗澡时摸到乳房有包块,2017年检查确诊患上了乳腺癌三期。

  今年是48岁的邹德莉第25个护士节。“我无悔自己多年前的选择,作为一名军人,我仍然喜欢那身军装和白衣。”2018年5月11日上午,邹德莉接受采访时说。

  “包括我得病,只是失落了半天时间,我就决定做手术了。”邹德莉说,当时儿子要大学毕业了,她因为手术没有看到孩子的毕业典礼,但是她非常感谢家人对她的包容和理解。

  “我做手术那天,从病房到手术室,很多的领导、同事、朋友都来为我加油,当时我决定必须坚持。”邹德莉表示,尽管手术后的疼痛难以忍受,她还是在化疗一个星期后回到了工作岗位。

  作为一名还工作在一线的护士,她每天都像正常人一样为患者输液,每次听到患者的肯定,她都会很开心。

  “对我来说生命的长度是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宽度,是收获多少,是怎么有质量的活着。”邹德莉说,现在她已经想开了,无论以后怎么样,作为一名现役军人,她都不会离开自己热爱的护理岗位,要一直坚持做一名护士。

TAG标签: 非洲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