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踢球要了解中日关系? 他暗讽足球拜金主

  一直以为勒夫算是把白衬衣穿到极致的了,直到这届世界杯看见摩洛哥主帅埃尔维·勒纳尔。这个后卫出身的法国人身高1米84,一头金发,一块块栗子肉在衬衫下面爆开来,明明一身野性,却自愿禁锢在禁欲系的白衬衣里,于是便彰显出一种突兀的、充满矛盾的美感。三年前,在他率科特迪瓦赢得非洲国家杯冠军的当晚,阿比让的媒体《青年非洲》这样形容,“他脱下自己洁白无瑕的衬衣——是意大利的牌子,他每场比赛都会穿——让自己的肌肉之躯和天使面孔呈现在大家面前。”可见,在审美这件事儿上还真是不分国界的。虽然勒夫是全世界第一个把白衬衣穿成神话的教练,但勒纳尔也绝非效颦之人。对此,申花阵中的老将、曾经在中远时代就和他共事过的王赟可以作证,“他那时候就喜欢穿白衬衫了!”

  勒纳尔当年是跟随勒鲁瓦一起来上海的,虽然这两个法国人来去匆匆,但还是在球队里留下了一些属于自己的印记。除了记得他喜欢穿白衬衣牛仔裤和老婆出去吃饭,王赟对他印象深刻的还有两件事,“他来的时候还很年轻来,好像只有29岁。训练带我们跑圈,体能那是相当好。还专门给我们看法国报纸,上面有他和齐达内的合影,说以前在一起踢过球。”一个曾经的年轻球员,带着壮志难酬的失意和对于足球未尽的野心踏上从法国到中国的航班,并专门在旅行箱里找到一处合适的角落,平整地塞进一张当年的报纸,用来在陌生的国度里满足自己小小的虚荣心,也想藉此获得人们的一点尊重。这其实是一份很可爱的小心思。启程前,勒鲁瓦关照他,“要想在亚洲和非洲这样的地方取得成功,你不能照搬法国的那一套。必须了解他们的历史政治文化,如果你去刚果却对卢蒙巴一无所知,或者你去中国却不了解他们和日本之间的微妙关系,那你是不会成功的。”

  将近20年的时间过去了,勒纳尔一直在漂泊,心里装着老帅对自己的忠告。王赟也关注着勒纳尔的足迹,知道他在非洲土地上取得了前无古人的成就。“2012年他为赞比亚带去了历史上第一座非洲国家杯冠军;三年后又率领科特迪瓦捧杯。听说后来回法国执教,但是好像不太成功。”这次在里尔短暂的执教期只持续了半年,下课以后勒纳尔接手摩洛哥,他们预选赛小组赛制造了三胜三平不失一球的惊人成绩。

  非洲人叫他“白巫师”,在他之前,另一个我们熟悉的法国人特鲁西埃也曾被这么叫过。这两个人的职业轨迹亦很相似,都是在海外获得成功引起关注,一被祖国俱乐部召唤就兴冲冲杀回去,很快发现错了,挥挥手重新上路。勒纳尔虽然早已证明了自己,但他的成功并不是战术大师的成功,因此也就更有借鉴价值。他的足球理念崇尚实用,他不像瓜迪奥拉那样站在技战术改革创新的前沿,勒鲁瓦一句话总结他,“埃尔维知道怎么管理球队以及爱他的球员。”对于这些说着各路语言,如同雇佣军一样的摩洛哥球员,勒纳尔能把他们团结在一起,这本身已经比任何所谓的技术革命都牛了。

  摩洛哥的这届世界杯之旅可能会非常短促,尤其是经过了首场的失利,摩洛哥媒体口中的“自杀式任务”似乎已经完成了一半。但勒纳尔未来的职业之路还很长,而且对于50岁的他而言,非洲不会是他的久留之地。事实上法国人自己也“豁过翎子”,他说世界杯有一个月,人们有很长时间来观察。不过对于五大联赛来说,尤其是没啥能耐还很傲娇的法甲来说,勒纳尔在非洲的成功也许终归有些不上台面。说到底,又是什么让他们这么自以为是呢?勒纳尔有一次在采访里举了个例子,“如果你去格施塔德(阿尔卑斯山下一个很适合装X的小镇),你就要为一切付出高昂的价钱,也不知道这钱要得是不是合理。在巴黎买一杯咖啡花的钱和你在一个偏远小山村里买一杯咖啡的钱也不一样,然而咖啡还是一样的咖啡。”

  在这里,勒纳尔显示出了自己的另一种才能,表面上看他只是在描述一种生活中的普遍现象,其实是把足球圈内外的拜金主义者都骂进去了。我现在迫不及待地想看勒纳尔做出自己人生的下一个选择,或者用他的话说,“命运对他的下一次选择。”

TAG标签: 中日关系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