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集团军某炮兵旅按照“打仗型编制”练兵备战

  5月中旬,第82集团军某炮兵旅组织的战场实战救护模拟演练正如火如荼:一边是官兵持续向“敌”发起冲锋,另一边则是成立不久的卫生连官兵,冒着炮火硝烟在沙滩上包扎、救护、转移“伤员”。

  “从‘队’到‘连’,意味着我们离战场越来越近了。”有着20年军龄的卫生连“少校连长”肖振东介绍,去年连队刚成立那天,旅领导专门送给他一句话:“先当战斗员,再做救护员。”肖振东当即立下“军令状”:一定要打出个开门红!

  然而,紧接而来的一场考核却给了肖振东一个“下马威”。机关下发的考核方案上,识图用图、战场搜索等以前从未见过的课目赫然在列,理由是:卫生连从成立当天起已从半训转型为全训单位,必须按照全训标准和实战化要求考核。结果可想而知,“第一仗”就遭遇了“滑铁卢”。

  “‘打仗型编制’就意味着要放在实战环境下练!”旅党委在议训会上研究认为,今后卫生连不再像以前那样,派几辆救护车、出几名军医以配属保障为主,而是要单独遂行多种作战任务,必须尽快补齐实战短板。为此,旅机关第一时间指导其制订补差强化训练计划,把军事理论、战斗体能、战备演练等内容纳入连队必训课目,并专门为其量身制订一份和主战连队结对子的方案,学习借鉴经验做法,提升军事训练水平。

  新编制下,卫生连按照实战需求划分为连部指挥组、重伤救治组、机动救护组等6个小组。旅机关积极为各个战斗编组配备模拟训练器材、设置野外训练场地、增补战斗装具和野战医疗器具。同时,根据旅战备方案,战勤计划科协助卫生连梳理人员、器材、运力等实力数据,完善修订包括战争行动、抗洪抢险、突发疫情等15种战备方案,常态化组织野战救护所开设和防护、伤病员处理后送等战备演练,确保卫生连随时能够拉得出、顶得上。

  前段时间,卫生连参加上级组织的实战化卫勤专业比武。连队官兵在近似实战的条件下,接连完成战场救护转移、战场超低容量喷雾器消毒作业等课目,勇夺桂冠。(韩成、侯典垚)

  清晨,天蒙蒙亮,伴着急促的脚步,每月一次的20公里战斗体能训练正式拉开帷幕。身背10余公斤的军医背囊,走在队伍最前面,我内心感慨万千:终于对得起“卫生连连长”这个新称谓了。

  去年,“脖子以下”改革调整中,旅卫生队改编为卫生连,已经44岁的我成为了第一任连长。面对新岗位、新职能、新要求,我意气风发、干劲儿十足。

  组建之初,考虑到单位刚从半训保障分队改编为全训建制连队,官兵军事素质亟待提升,我也效仿其他连队的做法,定期组织考核,检验训练效果。本以为这样按部就班就可以了,没承想第一次参加20公里战斗体能训练,途中遇到的各类突发情况就让我们措手不及。作为连长的我由于指挥技能偏弱,带着全连左奔右突,到处“打乱仗”。

  “为什么很多课目在兄弟单位眼里是‘家常菜’,而到了我们这里就变成了‘拦路虎’?”机关通报成绩后,我深受刺痛。作为全旅年龄最大的连长,我觉得脸上实在挂不住,愧对“连长”这个称谓。

  痛定思痛,为了扭转这个局面,我专门找到旅队优秀连长们取经。而他们给出的答案都惊人的一致——带兵,首先要把自己练成“刀尖”。

  一句话让我恍然大悟,又让我如芒在背。的确,60分的连长带不出100分的兵。平时的训练考核中,依仗自己年龄大,总是以成绩合格作为标准,只求过得去,不求过得硬,却没有想到无形中给官兵带来了负面导向。

  当天晚上点名时,我主动检讨并给大家鼓劲儿:“卫生队”到“卫生连”,一字之差,变化的不只是名称和编制,更是对战场的关注,对战斗力的聚焦。我一定会以身作则,带领大家迈上新台阶……

  在接下来的训练中,我带头扎进操场,和官兵们共同挑战体能、障碍、战术等重重关卡;针对连队官兵不同的体能基础,我制订相应的训练计划,开设龙虎榜鼓励大家你追我赶;为了攻克长跑弱项,我还主动给自己“加餐”。一段时间后,我的3公里成绩冲进了14分半的大关,而400米障碍、识图用图等课目也达到了大纲要求。

  “连长,跟着你的脚步跑,我们可有劲儿了!”一次体能训练时,机动救护组组长周晓冲的话让我找到了自己努力的价值。不仅如此,在上个月机关组织的月考中,我们连队基础课目合格率更是较初期提高了近百分之三十。(何孝林、姚超整理解放军报)

  朝鲜在咸镜北道吉州郡的丰溪里核试验场对多条坑道和附属设施进行爆破,并宣布正式废弃这座核试验场。

  中国第一艘国产航母开始海试的消息引发全球瞩目。从无到有,中国国产航母出现在东方的海平面上,无数国人为之激动。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TAG标签: 炮兵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